幻之羽

暂时暂停更新中……(d5半退只吃社园)_(:з」∠)_
如你所见,这是条会在主页里讲讲废话还低产的狼(´゚ω゚`)
(持续删废话中……请看置顶|・ω・`))

堆一下进度催促自己画画……(等开始画了就删了)

(这张是送给一个社园文手的文的配图,是初次尝试指绘厚涂……(感觉还是画不出预想效果有点对不起她😭(画质还被压了……))不过画到一半,她销号退坑了😭……当我说明我为她的文画了张图时,她建议我把她的文和我的画一起发上去,以下是她的文)
《春燃》

*稻草人X罗刹绯春   

      冬天将他体内的雪水结成冰晶,稻草被迫紧紧凝集,让他产生自己可以通过肌肉收缩来驱散寒冷的错觉。    

      然而只是错觉。他是站在荒芜破败土壤上的稻草人,孤独地守望春天。 

      又是一场茫茫大雪,冰白絮片纷纷从天而降,世界好像只剩下白色。真是厌烦这种单调枯燥的生活。他不禁想,这样日复一日的生活有什么意思呢?他已经忘记这片土壤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只剩几株零星的野草了。就算下一个春天到来也不会有希望复苏,守望的意义在哪儿?他的思绪在纷乱的白色之舞中迷路。     

     突然,一团鲜明灿烂的火红捕捉了他所有的视线。那是什么?是太阳降落到大地上了吗?或者只是一卷随风舞动的红绸?一定是太阳吧,不然怎么会不被漫天白雪所浇灭?那颗红日徐徐走近他,带着永不熄灭的热度。他终于看清了,是绯春——周身开放着不败红玫的少女走近他,眉眼处和嘴角处各绽一朵红玫——万物复苏。他觉得全身的生理时钟飞速倒转,每根稻草都散发清香,与红玫的芬芳杂糅出春的气息。少女在他身前稍作小憩,离开前将一枝绚丽的火红留在他的胸口,他则把心作为回馈。这样很公平。他望她远去的背影痴痴想道。 

    立在荒芜之地的稻草人等到了春天,但春天没有为他的等待停留。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为什么不主动去追随春天呢?他在这里一动不动地站了太久了,也许他只是习惯了麻木。于是他试图挣脱桎梏,灼热烧遍全身,鲜活的血肉从稻草中剥离,不败的红玫化作火热的心脏,如同浴火重生。     

    当他再次靠近地时,她却收起了脸畔的红玫,远离他的热度。    

    为什么拒绝我?明明是你给予我温度的。       

    干厉的稻草划伤了柔嫩的花瓣,而红玫不仅拥有柔软。       

    稻草人再次被束缚,罗刹绯春像当初在他胸口插上红玫一样丢下火种。      

    他眼中应该汹涌悲伤吗?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他口中应该嘶吼痛苦吗?  

    他心中应该埋葬爱恋吗?    

    然而皆是徒劳。      

    所以他只是把沉重的呜咽困在喉结处,盯着映在她眼中的火焰,恍惚间觉得自己周身也开满了红玫。 

    春天燃尽。

感觉还是原稿会好一点?

七夕节快乐!好希望他们能陪着对方一起老去……

废话

好想在七夕产点温馨粮……(猜到大家肯定会产糖,那么我就画点不一样的就好),然而……唉……(=;ェ;=)


躲藏与反杀(暴力画画的结果,想了想还是单独放好了)

深夜放摸鱼(我画的好草)
p1~p2争执
p3~p7用动物涂鸦魔改一个老梗

感觉喜欢一个CP喜欢到深处时,看它的tag冷上一两天,也会有不由自主想产粮的冲动,就算产不了粮也想向其他人安利他们,能休息的时间,却想产粮,看见官方发刀,还会难过一会,想着要跳坑,一次次因为它而留下来,明明有时自己都看不懂自己在做什么,却做了那些事……

皮尔森:???我(脏话)遭谁惹谁了??(想象中的当原设拿了对方的动物涂鸦时(克利切纯属不知道帽子里有只兔子),指绘上色太难了,我觉得我是来拉低粮的质量的π_π)

同学:你画的是什么内容,这些画中的人发生了什么事?

我:是我喜欢的cp,这张是怀念死去的恋人,这张是被恋人杀死,这张是殉情,这张是……(我看见她看我的眼神像在看一个变态一样)

等等,想想我画社园画到现在,基本上都是悲剧,但我也不是很会画糖和沙雕的画手,emmmm……